访谈|姚新中教授谈人大PPE

时间:2019-06-19        


姚新中教授:中国人民大学PPE专业发起人,创始人之一。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外国专家局高级文教专家。1991年起历任英国威尔士大学研究员,讲师,高级讲师,副教授(Reader),教授(2002),并兼任宗教与神学系主任(1999-2002),1998年成为剑桥大学Clare Hall学院终身成员(Life Member),2004年担任英国牛津大学The Ramsay Research Centre高级研究员,2008年起任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教授,并创建中国研究院,2013年至2017年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目前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1、中国人民大学的PPE有哪些特色和优势?

每个学校的PPE专业都各有千秋,但人大的PPE 项目有这样几个优势。第一是层次较高,哲学院、经济学院和国际关系学院三个学院的专业在全国都名列前茅,而并非每个学校的这三个方向都能达到这个层次。第二,人大是以人文社科为主的综合性大学,资源相对集中,而对于其他学校来说很难将巨大的资源投入到这个项目中,支持力度上会有一些差异。第三,人大本身就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学风传统,PPE就是既注重基础问题,又注重实践能力,这与人大的学风传统高度契合。加之人大如今日益走向国际化,也正符合PPE专业的特点,能对PPE专业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2、您是中国人民大学PPE项目的直接创始人,您创办这个项目的初衷都有哪些?


原来我在伦敦国王学院时,人大国际关系学院和哲学院的院长都曾访问过伦敦国王学院并受到热情接待,我们当时就曾探讨过相关问题。这些问题主要是对现如今中国高等教育面临的困境与瓶颈的反思,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应该探索怎样的道路、方向。当时我们都认为PPE应该是一个方向与趋势。

这个项目真正逐渐落实是在我们三个院经过一系列的谈论、探讨之后,大家一致认为这个项目应该做。2014、15年时我们专门组织去英国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华威大学等这样的院校进行访问,团队中包含了三个院的老师,也包括主管本科的副院长。这次访问对他们的触动很大,传统观点认为人大经济学不缺好学生,进而没有认识到探索新专业的必要性。但这次访问后各方都下定了决心,尤其是得到了经济学院陈彦斌副院长坚定支持。这样PPE就逐渐发展起来了。

总结来说我们的初衷就是,怎样更好解决我们面临的本科教育问题,让学科更好地交叉融合。最早建立这个项目的是北大,北大PPE作为一个专业在教育部做了备案即为PEP专业,政治学优先级相对靠前,但在实践过程中由于PPE在国际上流传较广所以仍沿用PPE的说法。北大PPE放在元培学院中,学生可以自由选专业和导师,但可能面临的问题就是学生很容易缺乏一定的归属感。我认为,对于人大的学生来说这种模式不是很合适,人大PPE应该有一个学院牵头。

同时,这不仅是一个组织问题,也与我对这个问题的想法有关。尽管在很多学校的这个项目中,哲学都是作为最后出现或第二位的,但我认为如果这个专业想更加强大,哲学必须是基础,如果把哲学作为方法论,我们就可以用哲学方法去分析、研究、思考、解决政治学和经济学方面的问题,这就是PPE基本的思维方式,这个想法也得到哲学院和各学院老师的认可。





3、高考刚结束,很多准大学生都面临选专业的问题,您认为PPE专业这样一个侧重于整体性的项目对于单一学科的培养来说,有哪些优势?

我觉得优势还是很明显的。我们过去单科招生和如今的大类招生都不够理想。单科招生过早地让学生尤其高中生进入一个领域,而目前中国本科培养体制相对僵化,以修学分为主,大部分刚毕业的高中生对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没有太多的思考,过早地让其走上狭窄的专业道路不太好。而PPE对那些还没有完全确立自己的兴趣和发展方向的人来说有很大优势,很广阔的发展、开放空间,学生需要再经过一段时间细化自己的思考。同时,最近的大类招生又过于宽泛,不免走向另一极端。所以PPE专业就是避免这样的陷阱。从另一角度看,PPE有近百年的发展历史,也证明了它经历过历史的考验后,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说明生活中学科的交叉是一种普遍现象,如果真正能把PPE学好,选择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不会存在问题。对于那些还没有确定未来方向的同学,或希望能在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中钻研的同学来说,PPE专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4、我们经过了一年的学习,感到这个专业的确有一些难度,课业容量也很大,您对于我们这些正在学习PPE和想要学习PPE的同学来说有哪些建议吗?如何调控个人学习和业余时间?

我对PPE的同学期望一直很高,在讲导论课时我曾说过,自从大家决定要学习PPE并踏入校门的一刻起,就应该立志在PPE中取得成就,PPE的学生应该对这个专业有很强的认同感,对自己有高标准要求。PPE是三个学科的结合,课程量肯定较大,但是并没有大到无法承受的程度,在我看来,你们还是有很多时间的,如果真的好好计划一下,学好这些课程应该没有问题。

有一年新生入校,大部分是家长带着孩子报道,我们就找一些新生家长和老师开了一个座谈会,有几位做过中学老师的家长,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哲学专业只有140多学分,而PPE有170多个学分,这样高出了30多个学分,孩子会不会太累啊,从而产生其他问题。我的回答是据我所知,人时间的伸缩性很大、适应能力很强,有些时间不用来学习,却也没有让身心全面发展,可能就荒废了过去。后来我曾与两个学生交谈,他们也这样认为,如果能够抓紧时间并不会产生学习与休闲的冲突矛盾。

对PPE的学生我的建议是:第一要有计划性。PPE的学生从入校开始就要有计划,明确在不同阶段要达到什么目标;第二点是要树立PPE的身份意识和认同感,而且要成为具有高度国际性的学生,这也是我们和其他一些专业不同的一点。国际视野怎么来,要通过具体扎实的学习、活动才能取得。这也要求我们要有优秀的外语能力,很好地掌握听说读写四项技能;第三点,PPE是一个大平台,在把本专业做好后,可以选择再辅修一个学位。人大有很多好的学位,辅修之后就更游刃有余,无论你将来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很好的发展前景,真正树立PPE学生应有的目标和标准,这是对你们提出的三点希望,如果你们能够真正践行,你们就能成为PPE非常优秀的学生,而且有这样对自己的一种比较高的标准和目标的话,我想PPE就已经成功了。



5、今年第一届PPE的同学已经毕业了,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PPE毕业的学生现在有22个,其中13个是我们通过自主招生一手挑出来的,所以说在他们没入校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对他们有个比较好的了解,在1500多份申请里边,我们能挑出这样一些学生,我觉得我们的感情还是非常深的,这是第一个方面。第二方面就是我们15级的PPE学生确实非常优秀,包括后来转过来的九位同学。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些同学找我说,想学PPE,无论如何要我们接受。之后我们结合面试和综合成绩,又招收了九个,这九个同学也不错,非常优秀。因此这22个同学,我对他们是非常看好的,认为他们将来的发展会非常出色,事实确实也是这样。你们可能也都知道,他们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到其他国家去,起点都非常高,后劲非常足。相信将来他们一定会做出很大的成绩。

另一个方面,我觉得人民大学15级的同学是为人民大学在教学改革,尤其是涉及到人文类,跨学科类这个方面改革做了一些探索。而15级同学自身的表现和成就,也从学生的方面证明了我们的改革还是成功的,这就是我的一点感想,祝愿他们前程似锦吧。



图文|王诗龙  刘洺赫

编辑|卢天杨  于思博